stilografica

中山大学人类学,对城市和里面生活的人们感兴趣,就拍些照片防止哪天自己忘了

© stilografica
Powered by LOFTER

生存之困

夜色降临,学校里面到处成双成对的情侣

广州之夜

最近不想跟人接触,

just finished a shit day, gloomy

药材街

红蓝官配

疲倦的旅行,十一广州塔

十一,广州塔

bluestreet

江南西,路边休息的人

苏州河

孤单

STRFKR

国庆节

十一,北京路的路人

十一的花城广场,爸爸带着两个孩子

五金店

载着孙女的爷爷不小心撞了朋友,抱着笑脸道歉

中山大学小北门

[回响|回响|回响]

来源:网易云音乐

民主设计意味着什么

周末去了同学男朋友家,一个事业有成的男人。多亏了他,我也是第一次坐上了保时捷的后座。同学男朋友是一家大型的房产企业一个部门的二把手,他的生活是我从来都不敢想象而且也遥不可及的。人们面对巨额的财富或者是生活环境的差距时候总是会,表现的非常异己。那天晚上,我坐在沙发上,感受这种巨大的“异己”,尝试着从里面挖掘出一些什么,能不能反映出自己的一些什么东西。

一个人,住在一百多平米的房子里。精致的木地板,最好的卫浴产品,可以看出生活的细节被装饰地无可挑剔,也遥不可及。但是,在这里还是看到了一些我熟悉的东西:宜家6.9元的代诺拉马克杯。


其实,逛宜家对很多人来说不仅仅是去采...

Markham 1942:25

“我希望,你不介意到这儿来。”他说,“我离开内罗毕已经四年了,也没什么信”他用舌尖舔了舔嘴唇,努力想挤出个笑容。“人们都善忘。”她接着说,“一群人很容易就忘记了某个人,但如果你身处这样偏僻的地方,你会记得你遇见的每一个人。你甚至会为从未喜欢过的人挂怀,你开始想念自己的敌人。这是所有能想到的事,所有有益处的事。”

纪念2015年

不知道从人生的哪个时间起,“年”开始成为了一个量词。在我的记忆里,年一直是一个节日。天气转暖了,热和了,入秋了,飘雪了。这是一年。身上的衣服增增减减,这是一年。吃火锅吃鸭蛋吃菊花脑吃龙虾吃螃蟹吃菠菜吃羊肉吃年糕,这是一年。

我们指代某一年,都不会说我2006年的时候,都会说我六年级的时候。我二年级的时候来到南京,六年级的时候搬了新家,我初二的时候南京飘了大雪,我高二的时候失恋。父母就不是这么指代年份,03年我们来到南京,06年我们搬了新家,08年南京飘了大,。父母年末坐在餐桌上,围着一桌咸货和电磁炉飘出来的羊肉味儿,估摸着还有十年就能见着儿媳妇儿了。在他们眼里,时间是一个数字,年份是一串数字...

【转自 向湾硚】

爱情被视为一种超越生活的力量,我们同样的,把追求自由的愿望赋予到了笔下的爱情里。
于是我们刻意为爱情设置障碍,不论是性别,是年龄,是距离,抑或心理阴影。障碍越是难以克服,越能显示爱情产生与流转的伟大。
所以,我们让爱情逾越理规道德伦理,去彰显难以触碰的耀眼自由。>

在我重看我写下的这些话时,突然意识到,现实和想象之间,我把自己塑造得多么无常。写作来自生活经历和体验,凡是我在现实里逃避的,在文字里都奋不顾身追逐了;凡是我在现实里隐瞒的,在文字里都一丝一缕澄清了。
我痛斥自己的懦弱,只敢把勇气述诸笔端。

"I feel sad. Because i suddenly realize...

I LOVE YOU MY SCHOOL!

大学里面大家都关心的事情是奖学金,一两千,三四千,对于穷学生来说可是一笔不小的资金,满足一些生活中的小小愿望啊,出去见识外面的世界啊,多好。总觉得学习都能赚钱,真是太令我幸福了。奖学金嘛,奖励那些“品学兼优”的同学。好!我坐在大学校门外面鼓掌,就是应该鼓励那些学生一再努力,啊,为了伟大祖国的繁荣,啊,为了学校荣誉学院荣誉班级荣誉,啊,为了塑造更加全面发展的自己而奋斗。我带头鼓掌,站在桌子上双手举过头顶带头鼓掌。太好了,这可是造福学生的好事儿啊。有了奖学金,大家可以更加努力的学习嘛!获得更高的成绩,充实自己的大学生活。学校歪头浅笑:且慢!可不止如此。我们在奖学金之外还有加分制度。我吓的站了起来。...

当你对我的生日礼物没有想法时,你可以买些什么。

你家乡的(不包括广州深圳珠海南京合肥六安新西兰南岛迪拜开罗尼斯巴黎佛罗伦萨米兰那不勒斯罗马)一块石头 ¥0

1995年的1元硬币 ¥1

(下面是我丢了半年的钢笔浑身难受的犯病时间)

LAMY 笔尖 ¥40

各类碧莲笔帘

各式钢笔墨水(除了标准的黑红蓝,可以是不标准的黑红蓝):万宝龙 百利金 百乐色彩雫 写乐四季彩 鲶鱼墨水 坛水 等等 ¥50-200

LAMY SAFARI(除了黑白红) ¥180

百乐写乐白金 三大厂所有钢笔

(下面只是自己刹不住车就写在这里...

1 / 2
TOP